新闻搜索
 
最新新闻
1  发改委:各地上调水价
2  热比娅境内亲属分别致
3  国家反恐部门在新疆成
4  北京清理“问题地图”
5  人保部:积极推进居民
6  石家庄坍塌楼房被指“
7  七部华语影片退出墨尔
8  乌鲁木齐警方:又有3
9  专家称卫生部拟从常规
10  《伤病残军人退役安置
热门新闻 点击
 清华紫光同学会入会流 1035
 清华紫光同学总会第一 806
 清华紫光达拉特旗政企 770
 西部五省税务会议 714
 紫光安德鲁签约洲际酒 698
 清华紫光伊金霍洛旗政 693
 清华紫光鄂尔多斯市税 687
 清华紫光准格尔旗政企 684
 紫光国际交流中心被授 675
 创建有中国特色的大学 648
     新 闻 中 心
朱自清与夏丏尊的“君子之交”

朱自清

夏丏尊

  朱自清(1898—1848)和夏丏尊(1886—1946)是“五四”以后中国现代国文的开山鼻祖,对语文教学拥有无限的热情和自觉的首创精神。20世纪20年代他们在白马湖共事时期,爱国爱家爱学生,道德学问、教育思想、学养人品赢得了春晖中学师生的由衷爱戴。朱自清与夏丏尊虽然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互敬互重,结下了真挚深厚的友谊,成为莫逆之交。

  春晖中学位于浙江省上虞县白马湖畔,由著名民主革命家、教育家经亨颐筹建于1919年,1922年9月招生开学,夏丏尊、刘薰宇等是该校的首批教师。随着学校规模的扩大,校方拟聘请一名国文教员,委托夏丏尊物色人选。夏丏尊首先想到当时在温州省立十中教书的朱自清。

  1921年,朱自清与夏丏尊在上海吴淞中国公学由首创中国新诗刊物的刘延陵介绍而相识,两人一见如故,相见恨晚。夏丏尊十分欣赏比自己小12岁的朱自清,认为他为人朴实诚恳又才华横溢。1922年,朱自清到温州教书,他们常有书信往来。夏丏尊将自己主编的《春晖》半月刊寄赠朱自清,朱自清看后非常喜欢,评价道“印刷的形式也颇别致,更使我有一种美感。”朱自清也将自己创作的诗歌、散文寄给夏丏尊,夏丏尊读了深为其清新朴素、平易自然的风格而更添爱慕之情。不久,夏丏尊写信给朱自清,动员他到春晖执教。1924年3月2日,朱自清离开温州来到了上虞的春晖中学。

  为了照顾朱自清,夏丏尊把自己教的一个班的国文课让给了他。朱自清第一天去上课,夏丏尊亲自带他进了教室,并向初中二年级的学生介绍说:“朱先生年龄比我轻,但学问比我好。上学期我已介绍几篇他所写的文章给你们看,不是都觉得很好吗?现在请他教你们这一年级,我仍教一年级。”一番话使学生对朱自清肃然起敬。面对夏丏尊这般谦虚、盛情,朱自清内心感动至极,他觉得夏丏尊如此信任、推崇自己,实在是难得的知己,因而更加敬重夏丏尊。

  朱自清初到春晖,课务较多,上下午各有二个小时的课程,但他以丰富的中学国文教学经验,驾轻就熟,将课上得生动活泼,情趣盎然,受到学生的欢迎。4月12日晚,朱自清写下《春晖的一月》的感受文章,4天后发表在夏丏尊主编的校刊《春晖》上。他把这美丽的乡村自然风光、新颖别致的校舍建筑称为“春晖给我的第一件礼物”——“美的一致、一致的美”。在这里,朱自清享受到了志同道合的朋友之间醇厚的情谊,使他觉得这段日子是“一生中难得的惬意时光”。此后,朱自清又为《春晖》写了《教育的信仰》、《团体生活》等关于教育学方面的经典论文,并和夏丏尊合作,将鲁迅的作品、《虞初新志》和《白香谱笺》中的优美古文编为教材,让学生获得更丰富的文学教育。

  到了10月,朱自清将家眷接到了白马湖,刘熏宇把自己以前盖的小屋让了出来,使他们与夏丏尊的“平屋”毗邻而居。朱夏两家的前院只隔着一垛矮墙,相处极为亲和。那时,朱自清的3个孩子大的刚满6岁,小的不满周岁,小孩子之间吵闹不停,常常给一心扑在教育和写作上的朱自清带来不小的烦恼和焦躁。而每当吃晚饭的时候,院子里常听到朱家大的喊、小的哭以及孩子们在饭桌上的斗嘴声。每每这时,夏丏尊就在廊檐下或用时鲜小吃哄小孩,或对着墙边喊朱自清:“佩弦,来吃老酒吧!”朱自清应了一声就过去了,于是两人开怀畅饮,倾心交谈,其乐融融,不知东方既白。当时夏丏尊的孩子已10多岁,朱自清也经常抽空和他们玩耍,或去春晖中学仰山楼前的游泳池里学游泳,或在平屋前面的石凳上玩纸牌。两家人互相照应、互相体恤。

  夏丏尊的家非常考究,屋里布置有名人字画,还摆放着古瓷、铜佛等古玩,院里则有精心栽种的花木。朱自清平日一有空,就和丰子恺、朱光潜等到夏丏尊的“平屋”赏花、喝酒、谈天,好客的夏丏尊总是热情接待,还时常留他们吃饭。而夏夫人总会准备一大桌的菜,每回又总是满满的盘碗拿出来,最后空空的收回去。身处这样的环境,拥有这样真挚豪爽的朋友,朱自清不禁产生“如归”之感,因而不止一次地说“我爱春晖”。

  1925年,许多教员因为同校方在教育管理上意见不合,夏丏尊、丰子恺、朱光潜等先后愤然辞职。两年后,朱自清也离开白马湖的春晖中学来到北京,其时夏丏尊已去了上海。俩人虽然各处一方,但彼此始终惦念着对方。朱自清不时为夏丏尊在上海编辑的刊物如《一般》、《中学生》等杂志撰稿,还为《文心》作序,为开明书店编写语文教材;此外,还在一首《怀旧诗》和散文《白马湖》中,深情地表达了自己对夏丏尊的情谊、赞颂和感恩。他在《教育家的夏丏尊先生》一文中还写道:“夏先生是一位理想主义的教育家”,“爱朋友,爱青年,他关心他们的一切”,“他的态度永远是亲切的,他的说话也永远是亲切的。”不失为夏丏尊千古后最真切的纪念文字。(周惠斌)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86-10-62772442/2443转146
联系人:吴小生 传真:010-62703461 邮编:10008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东门紫光大厦10层
管理员邮局:wxs@tsinghuaeduc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