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搜索
 
最新新闻
1  从清华学子到军中骄子
2  季节流转 
3  紫光集团内蒙古教育培
4  高级职业经理研修班2
5  紫光安德鲁学员参观F
6  紫光安德鲁TECAP
7  紫光安德鲁酒店管理学
8  清华大学高级职业经理
9  清华大学陈设艺术设计
10  清华大学房地产总裁班
热门新闻 点击
 清华紫光同学会入会流 511
 清华紫光同学总会第一 414
 西部五省税务会议 364
 清华紫光达拉特旗政企 344
 紫光安德鲁签约洲际酒 330
 清华紫光鄂尔多斯市税 317
 清华紫光准格尔旗政企 310
 创建有中国特色的大学 306
 紫光国际交流中心被授 293
 清华紫光伊金霍洛旗政 292
     新 闻 中 心
季节流转 快乐简单

——时代论坛林夕专场

  缠绵《红豆》,璀璨《流年》,盛满记忆的旧背包,蝴蝶路过的玫瑰,烟火绽放的天空,城市涨落的人潮,空气中缓缓溶化消失的烟,街灯下轮廓迷离的剪影,盛放到凋逝,幻觉和现实,相遇与别离,事关爱情,事关人生。——著名作词人林夕和他写的歌词,是流行音乐界三千繁华中一个独特的唯美空间。林夕词作的魅力,是始终以精美的文字表述和细腻的心理探求,为音乐注入某种特有的表现力。当内心的情感得到关注和释放,听歌的我们也就特别容易感动。

  2008年12月23日晚西阶,由清华大学校学生会时代论坛主办“我的快乐时代”林夕专场,尽管时间已经临近期末考试周,还是受到了清华同学的高度关注。离活动开始还有一个多小时,现场已经座无虚席。看着过道里站满的观众,不能不承认他的音乐和文字,有着如此无法抗拒的力量。

  在预定时间准时出现的林夕一上台就引发了观众的热烈掌声。简单的黑色打扮,同样简单平和的表情,不太标准的国语,林夕看上去并不容易让人联想到他的华美词风。站在讲台前的林夕甚至还准备了讲稿,对于“我的快乐时代”这个话题,他坦言“‘时代’是个有点沉重、有点严肃的词,原本觉得‘我的快乐时代’应该为大家说一点道理,但是说的太学术又没有市场,所以就为大家说一些我的故事,可以看成是我自己的感受和体会。”

  “过的太幸福了,一定会有幸福之外的事情发生的”

  林夕回忆,在自己大学刚刚毕业、开始当助教的时候,“最快乐的就是有很多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随意的跟朋友喝下午茶,觉得自己‘未免太幸福了’,肯定会有别的事情发生。”不久之后,自己写的歌词“不再是中学时一个人写了放在抽屉里的东西”,而开始有机会发表,做到了自己最想做的事情,在当时的林夕看来,是一种很大的快乐。

  后来,林夕写的歌词获了奖,听到自己创作的歌在播,“那种文字和音乐完美结合的快感,是非常满足的感觉”。林夕说关于写词他没有想过太多,只是觉得开始音乐创作之路,是满足了一个自己个人的梦想,第一次的感触是深刻的。然而到后来,当写词成为自己主流职业的时候,在满足自己创作欲望的同时,“也会想想这首歌里面有没有一些可以留下来的东西”,林夕说,对自己的要求高了,那种单纯的成就感的快乐也就慢慢淡了。

  随着自己出名,很多歌词开始陆续获奖并受到公众更多的关注,在越来越繁多的奖项设置和越来越奇怪的游戏规则之下,林夕感觉环境标准和自己的理想已经有了距离。谈到这些,林夕不无感伤但也充满希望的表示,“我写歌词的快乐时代,大概已经过去了。现在我的期望,就是不断的追求一些更新的想法,希望我的这些想法,能够多少让这个世界更美好些。”

  对于出道之初的感受,林夕说那时的喜悦和悲伤从长远来看都是相对的,“当时非常快乐的事情,日后慢慢也会麻木了;当时不快乐的事情,过后想想也还是快乐的。”谈到这些“大道理”的时候,林夕总是显得有点词汇贫乏,然而对他而言,生活的哲理就是这么简单——事过境迁,凡事都没有绝对。

  “恋爱也是件快乐的事情”
  
  林夕说,爱情的快乐和悲伤是混合在一起、无法拆开的,“现在我已经搞不清楚,快乐和悲伤的比例,和它们的因果关系。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不去试图搞清楚。”他说爱情里的相处就像是现在手中的麦克风,“拿的太近了音质会不好,太远了又担心你们听不到”,很多时候情感中的关系都是这样,过近过远都不是最好的境界。

  用文字诠释过无数凄美爱情的林夕,自己的感情观其实非常的朴实,“就像水的流动一样,顺其自然”。或许,这才是一个真正看透爱情的人应有的态度。情感和缘分总是不能够强求的,就像人生中很多其他的事情,过于勉强就很难把握正确的尺度和分寸,唯有任它像流水一样沿着自然的方向而行,才会收获最好的结局。

  
“当时不快乐的事情,过后再看,也都是我的快乐时代”
  
  林夕提到了自己曾经写过的一首歌,讲述相爱的人如今变成了朋友,自己深爱过的人,现在像朋友一样述说着彼此的往事,“写的时候觉得这是一件非常悲哀的事,现在想想,其实很美好。”

  在讲座中,林夕始终强调的一点是,当时痛苦的事情,现在置身事外再回过头去想,也还是很快乐的。“当时的自己以为是天大的悲伤的事,其实是没有那么严重的。”林夕借自己一首新作中的歌词解释这个观点,“花舞花落,花不痛苦;天黑天亮,天不痛苦;一个人有心痛的感觉,是因为他自己愿意让他痛苦。”他说,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自己的过去,就好像自己是一个看电影的人,看了一场悲伤的电影,流了一些眼泪,“但是没有哪个人看了一场伤感的电影之后,隔了一天一夜还是会继续难过的”。尽管你曾经是这部电影的主角,在不同的路上有一些不太开心的体验,现在回过头来看这些体验,依然能够感动自己,却不再是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

  “一个人的成长,如果没有伴随着自己世界观的改变的话,我想也是无趣的。”林夕说很多事情都会变化,自己的想法也会随着有所改变,如果一个人学会了换个时间换个角度看待自己的过去,就会发现自己的一生都是没有终结的快乐时代。

  
“一片羽毛其实可以做到刀枪不入”
  
  林夕说,在很多事情上,与其问“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不如改说“原来是这样”。“一件很小的事,也可以假装自己是个哲人那样,翻来覆去的想一想,它有没有教给我什么,可以说一句‘原来是这样’;很大的事情,打开来看,仔细看透之后明白了它的道理,也可以说一句‘原来是这样’。”这样一种简单的人生观,恰恰是我们解开自己心结的最好方式。在人生际遇中,我们总会遇到很多复杂的波折,顺境逆境,成败得失,每每带来一些失意和遗憾,迷惘或委屈。然而若我们不再纠缠于事情怎样发生,只是看看事情有了一个怎样的结果,想想自己在生活中又有了一些不同的体验、学到了一些新的东西,或许也就可以如此平静甚至愉悦的说一声,“原来是这样。”

  林夕提到自己歌词中常常出现的一个意象是沙,“我喜欢想象自己缩小得像一粒沙一样,一粒沙本身不会承受什么大的风浪,吹到哪里就是哪里”。这样一种生活态度使林夕成为了一个非常平和而随性的人,“就算有人在骂我,我本来也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什么伟人,只是中国人的十三亿分之一,所以所谓的侮辱我都觉得没有关系。”平时喜欢读佛经的林夕一直有一个充满禅机的观点:当我们回归自己本心的时候,会发现自己在这个很大的世界里非常渺小,正是因为太渺小,所以很多外力对自己都构不成什么事实上的伤害,就如同一粒沙尘不会被海浪碾碎,一片羽毛可以柔软得刀枪不入。

  讲座的后一个小时是观众提问时间,现场观众写了很多纸条向林夕提问,尽管限于时间不能全部看,林夕还是对自己看到的每个问题都做了很详细的回答。其中,有同学问到“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人是谁”,林夕表示,“如果对我影响最大的只有一个人、一直生活在这个人的阴影下的话,养分的来源未免太狭窄了”。他说对自己影响比较重要的一些作家是亦舒和张爱玲,还有金庸。爱情小说让一个人开始懂得爱情,而武侠小说“是让一些想法能够表达出来的最简单的方式”。而对他思想上影响最大的,是老子、庄子和苏东坡,甚至会把他们的观点用在自己的歌里。林夕笑言自己“写情歌就像‘冰魄银针’,是用情歌做糖衣,包装进去一些很大的道理,听歌的人中了这些道理的毒,还会浑然不觉的感到很享受”。看得出老子的平和、庄子的洒脱、苏轼的豁达确实给了林夕很深刻的影响,他的言谈中总是充满一种温和而宽容、明朗而坦诚的人生态度,于平易中透视到某些生活的真谛。

  近距离看林夕,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幽默而生动的人,会因为现场话筒忽然没电,而感叹一句“世事真是无常的”;也会讲着讲着突然就下台去跟工作人员对表。而听林夕讲话,又会发现他是一个宽和而豁达的人,凡事看得很开,因而也特别容易快乐。比起他瑰丽的音乐表达,林夕的语言表达能力应该算是非常不佳,但是那些发音非常费力的国语和缺乏清晰条理的言谈中,总是会存在着一些难得的道理。这些独具的人生态度赋予他的歌词一种特别的魅力,也让听歌的我们开始思考,我们的快乐时代,怎样可以变得更加单纯和持久。(校学生会 安琪 供稿 襄桦 编辑)

  背景链接:

  林夕,著名音乐人和词作者,原名梁伟文,1961年12月7日生于香港,1984年毕业于香港大学文学院,因一次无意发现“梦”的简体字拆开是"林夕",觉得林中夕阳的意境颇具诗意而将它作为艺名。曾任大学助教、报刊编辑、亚洲电视节目创作主任、音乐工厂总经理及商业电台广告部创作总监,现为商台制作创作总监,除了填词,还担任唱片监制、配唱工作和录音处理。

  早年林夕曾参加香港电台“非情歌”创作比赛,作品《曾经》(钟镇涛主唱)夺得冠军,由此而开始了自己的歌词创作之路。近作如北京奥运会上那首脍炙人口的《北京欢迎你》,经典如《红豆》、《约定》、《爱情转移》、《似是故人来》,林夕的很多词作都广受歌迷欢迎,成为了流行音乐文化的一面旗帜。喜欢华语歌曲的人,很少有人不知道林夕,也很少有人意识不到他笔下的文字魅力。有人说,林夕的词从意象与文学性的结合上,到达了中文词作的一个新高度。他的作品往往在音律上朗朗上口,在形式上美轮美奂,很多作品有着先声夺人的效果。林夕词作在意象表达上的高人一等来自于他文学上的造诣,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的他擅用各种修辞描绘缱绻情感,绝少明修栈道的直抒胸臆,多的是陈仓暗渡的婉转迂回。排比、比兴、比喻是其最常用的手法,用婉转曲折甚至隐晦的方式诠释复杂多变的情感,更给了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联系电话:86-10-62772442/2443
传真:010-62703461 邮编:100084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清华大学东门紫光大厦10层
管理员邮局:wxs@tsinghuaeducation.com